花生市场阴晴不定 产业避险未来可“期”

今年2月1日,花生期货合约在郑州商品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以期为相关农户和产业企业提供公开、连续、透明的价格信号和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促进相关农户和企业稳定经营,推动花生行业健康发展。花生期货上市已经数月,不少产业主体一方面对其充满期待、跃跃欲试,一方面又在实际操作中慎之又慎、观望为主。日前,就花生期现两个市场的发展情况等业内关注的问题,记者跟随郑州商品交易所首期花生分析师调研培训团前往花生主产区山东调研。

进口花生增长强势,贸易商释放库存需求强烈

谈到现在的花生供给端情况,业内首先感受到的是进口花生米堪称“迅猛”的变化。

“近几年青岛港花生米进口量一直在增长。”在青岛中外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营销中心销售经理宋丹的印象中,2020年进口花生米的增量接近100%。来自海关的统计数据可以印证宋丹的感受:2018年我国进口去壳花生8.87万吨,2019年增长到40.48万吨,2020年已经达到76.43万吨。

有产业内人士表示,由于非洲各国出口花生利润丰厚、成本低廉,非洲花生米目前颇受进口贸易商欢迎,随着采购量的增加,非洲花生未来扩种的比例或许还会继续增加。

“主要是由于国内花生种植成本较高,导致花生米价格偏高,收购商、油厂纷纷转而选择性价比更高的进口花生

米。”一家跨国粮商的业务负责人道出了其中缘由,而种植方面,受种植收益不高、天气等因素的影响,山东产区种植面积整体处于下降趋势。“不过,出于质量稳定性和风味的考虑,目前进口花生米更多是补充,而非是主要原料。”

据农业农村部油料市场分析预警团队监测,2019/20年产季以来,花生米价格持续偏高位运行,2021年春节前夕,山东花生仁进厂价一度达到9500元/吨。平度一家花生油厂负责人表示,春节前的高价导致山东产区农户惜售情绪浓厚,部分贸易商囤货。

眼下,气温升高,为保证质量,花生米需入冷库储存,这进一步提升了仓储成本。而面对因海运外力较往年延迟到港的花生米和春节前囤积的货物,亟待释放的库存让贸易商“压力山大”。

下游需求尚未恢复,油厂生产节奏放缓

上游去库存尚需时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游需求也迟迟未能完全恢复。记者在调研中发现,一些油厂的大榨设备不得不选择停机检修,放缓生产进度。

“一般来说,工厂开机率是以销定产,受价格影响不会太大。”青岛天祥食品集团喜燕植物油有限公司总经理孔德程解释,随着花生油产业的不断扩大,传统的花生油主销区消费逐渐饱和,市场增量主要出现在非传统花生油销区。

实际上,从整体看,近年花生油消费呈现增长态势,但2020年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消费量出现震荡。乳山市金果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孙玉鼎认为,从长期看,未来花生油的需求量不可估量,“在传统花生油消费地区河南,这几年消费量还是有所增加的,更重要的是南方传统菜油消费地区也开始吃花生油了。”

花生油消费大趋势并未“遇冷”,为何油厂却感受到了丝丝“凉意”?“花生油销量每年都在递增,但是去年一波大行情,存油存米都存多了。”烟台欧果花生油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少彬说。

王少彬口中的“大行情”指的是去年下半年花生油的价格波动。由于花生油压榨成本居高不下,货源紧缺等因素影响,花生油市场价格持续上扬。据商务部监测,近年来,我国花生油批发价格逐年走高,去年下半年开始涨幅明显增大,2017年曾出现每公斤不足25元的低价,2020年5月下旬一路突破25.5元/公斤大关,并一度在2021年4月中旬达到27.41元/公斤的高点。

这样的大行情让不少油厂纷纷囤米,甚至有油厂选择从国外直接进口成品花生油,进而转变为油厂手中的高库存。“就现在的库存,不解决需求问题,花生米价格很难上涨。”青岛胶平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田强对今年新季花生行情并不看好,在他看来,今年商品米需求较差,对品质普遍较高的国产花生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商品米主要用作休闲食品,我们的产品又以出口为主。”孙玉鼎表示,受国外疫情影响,公司对外出口一度锐减,公司采取了不间断采购的策略,以此将价格拉到平均值,不过,由于常温库质量不稳定,五一之后也不再大量集中采购。

期现市场待磨合,活跃度提升有赖产业客户积极参与

面对起伏不定的行情变化,种植企业与加工厂普遍反映避险需求强烈。然而似乎略显矛盾的是,当前产业对花生期货依然谨慎。

“本来想着花生期货上市之后我们就能找到方向了,可以跟着期货的趋势跑,但是现在期货盘面行情没什么变化。”一位花生加工企业负责人感到疑惑。

有产业人士表示,花生期货上市至今尚未真正进行过交割,是他们感到犹豫的主要原因。“首个花生期货合约的交割时间在10月,也就是说现在大家都还没有经历过交割,对交割品的指标控制还有一些不确定性。”王少彬解释了他的顾虑,也表达了对参与花生期货的信心:“到了10月交割之后,一切就明朗了,我们也会积极参与期货市场、运用期货工具进行套保。”

调研中,有专家认为,花生是完全市场化的品种,但从期货市场的角度来看,花生仍然属于小品种,而小品种活跃度的提升有赖于产业参与度的提高,花生的期现市场也有待进一步磨合。

值得一提的是,产业人士对花生期货的未来充满信心,释放出积极信号。“对花生产业来说,期货仍然是一个新鲜的工具。”一家大型粮油企业负责人表示,在他看来,一个成熟的期货市场应当具有风向标的作用,整体趋势不会被偶发因素打乱,可以为企业提供较准确的参考,提供避险工具和融资渠道,另一方面,“保险+期货”项目的实施与完善,也为产区农户提供了稳定收入的手段,探索了乡村振兴的新路径。

对此,郑州商品交易所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针对花生期货市场培育,将开展以下工作。一是组织策划模拟交割,持续做好交割培训。帮助产业客户及服务机构熟悉交割流程、明确检验手法、增加交割知识储备,从而增强产业客户参与信心;二是扩大交割机构辐射范围,提高交割服务保障能力。郑商所将持续开展交割服务机构遴选工作,扩大交割辐射面,降低交割成本,提高交割效率,为产业客户参与交割提供便利;三是持续做好市场培育,加大产业客户服务力度。针对花生产业链各环节市场主体,开展期货知识宣讲、提高产业客户对合约规则制度的认知程度,提升产业客户参与积极性。

(农民日报·皇家ROYAL1688记者 赵宇恒)


热词

农业

发展

习近平系列

重要讲话

两会时间

生命

安全

学习贯彻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皇家ROYAL1688

返回顶部